区长信箱  |  区长热线:0376-3772020

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平桥文学 > 浏览

爸爸的花儿开了

2022-04-22 作者:詹丽 阅读量:

        三月的一个晚上,十点多,小弟在群里发了个图片,拍的是一张纸,纸上布满母指甲盖儿大小,虫子般密密麻麻的东西。啥?我问。猜。他回。灯光下拍的不太清,好像蟹爪兰的叶子。我说。大妹说:是的。小妹说猜对了。看来我们三姐妹都是爱花之人。小妹立即发来她家花开爆盆的蟹爪兰,以及在医院新办公室扦插蟹爪兰的几张图片,她扦插的枝条上有几片叶子,不像小弟剪的这么细碎。你要种苗圃地呀,剪这么小,能活?我说小弟。他说这个品种好看,多种些,应该能活,爸原来这么种过。又想,人家是农大毕业的,不要担心啦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是夜,一个人住在郝堂叶楠白桦文学馆,寂静的乡村,窗外是嘀嗒的细雨。灯下有一盆爸爸种的君子兰。前年爸爸去世后,妈让我们每人选一些爸的遗物,我选了一卷他写的毛笔字,他平时把玩的菩提子,还有一盆他种的君子兰。花盆很大,我城里的房子窄,阳台空气不流通,便带到上班的文学馆来,是装饰,也便于照料。爸爸最喜欢种花,路上别人扔的半死不活的花,他捡回来都能种活且能开花。我们平时回去,进门先喊我妈呢?放下东西,赶快到楼上平台去看爸爸的花儿。有一年,他种了二十多盆各色菊花,阴历九月初,他的生日,我们回家,他把花儿都搬下来,在院子里开小型菊展。小院里有一口小井,水已经不能吃,邻居们喜欢来打水浇菜冲地洗拖把,也经常来看他的花儿。每年春节,爸就把几大盆粉红深红色蟹爪兰搬下楼。他用钢丝给花儿做了个三层圆支架,一圈比一圈小,插在花盆里固定花枝。十几年的老桩,花枝高而粗壮,几百花朵披挂,花瀑一般。爸种什么花儿都开得旺,他用心。爸爸一生都在种花,退休之前,他在乡村中学教书四十多年,育三千桃李。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突然发现,原来我们家五姐弟都喜欢种花,经常在群里分享自家花开的图片。假如有不太清楚的问题,大家就回忆,爸原来是怎么养的。爸说蟹爪兰夏天不能暴晒,打花苞前要施足底肥。爸说文竹不能浇水太多,干透,浇透。爸说松树下面的土最适宜种兰花。爸说月季一朵开完要赶快剪掉,不然消耗营养,影响开花。

 

        我在原来教书的山区小学,种满校园的花,现在又开始在文学馆周围种花。大妹深圳的阳台上,一圈两层花架,几十盆,四季有花开,三角梅在防盗网上开得如火如荼。她春天回信阳,经常给我们带她扦插的颜色不同的三角梅花桩。小妹县城的院子里,除了花池里土栽的花树,楼上楼下,屋里屋外,有百多盆各种花草。她每天下班,忙着照顾花儿都忘记做饭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前几天妈从新疆回来,我去火车站接她。两个弟弟在新疆,她去过冬,乌鲁木齐冬天有暖气,比不供暖的信阳舒服一些。小弟已经订了机票,清明前几天带她一起回,可妈说腿疼要回来针灸,非要赶快买火车票。也许,她是怕因疫情清明节回不来,墓园爸爸的墓碑今年清明要刻字,她怕我们弄不好。路上她说,家里的花儿不知道都咋样了,走三个月了。说从新疆临走前儿,大弟媳不知在哪儿捡了几十个花盆,不辞辛苦一趟一趟搬上步梯的五楼,说大弟家的绿萝爬满一面墙,真好看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从信阳把母亲送回罗山县城她的小院,住在同城的小妹,已经把房子收拾干净了。上楼去看花儿,爸爸种在大花缸里的茶花打了许多花苞,月季也长得不错。我把几盆蟹爪兰从室内窗下搬出来晒太阳。虽然请有邻居来浇水,但蟹爪兰比往年花朵还是少了许多,也许,妈知道家里的蟹爪兰要开花了,才急着非要赶回来。平台上还有十几盆菊花,盆小不耐干,妈说不再种了,她腿不好,上楼困难。我说清明节我想办法把它们都带到郝堂去,文学馆周围空地多,我已经扎好了篱笆。我笔名菊农,写的第一本散文集叫《菊农的一亩田》,难道是受了爸爸的启示?

 

        开窗通风,把母亲的被子晒了,然后到小妹家去吃饭。小妹做饭,我和母亲到院子里去看花。爸给小妹扦插的蟹爪兰也搬出来了,垂挂着一样的粉红花朵。院子里,二月兰春兰墨兰海棠正开,缸里的荷花已经冒出尖尖角。吃饭时,发现暖气片旁的大盆君子兰已经冒出花剑,叶片长得油亮肥大。爸爸的三盆君子兰,三个女儿一人端走一盆。大妹的一盆,放在小妹对面小区她县城的房子里,还有其他花草和蟹爪兰,平时由她婆姐来照料。本打算清明节回来的大妹,因为深圳疫情,估计回不来了,她说回头请她婆姐去拍照,看阳台上的君子兰开了没。我说没事儿,爸也许并没走远,他会经常来看他的花儿。这是他热爱的世界和他疼爱的儿女,我们都努力地活着,我们不孤单,我们爱树木和正午的阳光,微笑风一样自由流溢,眼泪清澈虔诚,从来不会跌碎这圆满的疼痛。

 

        上世纪八十年代,爸的三个女儿都从农村考上学,这意味着就是国家干部要分配工作,爸虽然沉默寡言,但内心里非常骄傲。有次我开玩笑说,我们是爸的三朵花,你们是两个土豆。弟弟不服,说自己并不滚圆,为啥沦为土豆?后来两个弟弟也考上学,在附近的村庄,我们这样的家庭并不多。我们都像爸爸那样热爱生活热爱劳热爱读书。春天总会来,花儿总是在开,不管好天气坏天气,也不论好际遇坏际遇,看见花儿,心里就会有许多怀念和安慰。不曾萎去的心,象鲜花一样敏感,不会萎去的灵魂,象泉水一样清凉。记得从前读林海音的《城南旧事》,她爸爸去世,她说:“爸爸的花儿落了”。我爸爸也走了,我们都还在种着他的花儿,我们就是爸爸的花儿。爸爸的花儿开了。

 

每日推荐

推荐图文

热门文章

主办:中共信阳市平桥区委宣传部

承办:平桥区融媒体中心

电话:0376-3720582

邮箱:xyjcpq@163.com

微信公众号:pqwx006

平桥新闻网简介 网站声明

新宝6